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侬智高归终问题初探
作者:农贤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8/1 10:30:18  文章录入:沈广站  责任编辑:沈广站

 

精忠报国的戍边将军侬智高被迫反宋以后的终世问题,是滇桂边疆各族人民和国内外史学界共同关注的问题。1998,我在云南史志4期发表并转载于《广西地方志)5期的《侬智高的下落辨析一文,已否定了几部史书说依智高死于大理的谬误。那么,侬智高究竟死于何处?就成为悬而未决的问题。2000,我又开始调查这个悬题,初步获得一些线索。下面分为四个方面来探讨。

一、历史记载的谬误

《宋史·萧注传》和《续资治通鉴》说“智高亦为大理所杀,函其首至京师”;《滇史》和《广南府志》说“智高刁身投蛮,至和泥,蛮人疑之,且虞其险诈,鸩而杀之,大理遂函首以归于宋”;《南诏史补“智高自病死,思廉因函首归于宋,托言诛之也”。

综上所说,一个侬智高,就死于三处,又有三个头送京,有谁相信?实际上,侬智高并没去大理。逃入大理国境也不只他一个,而是随兵二、三千人,民众二万多人,多在滇南各地落居,现在分布在滇南14个县的壮族依人,都说先民跟随侬智高而来;而各县旧地方志书也载录于书。大理一带就没有这种迹象,证明侬智高只到滇南各地,并不到滇西大理。

侬智高的去向,他的后裔是知道的。因为侬智高意料到反宋失败之后,一场杀灭侬族的血腥镇压即来临,就作了逃难的安排。富宁考关村农开群说:“侬智高未出逃之前(皇祐五年冬),还和依智会、智科三兄弟在木腊关会晤(今富宁县板仑乡木腊村),商量全族的逃难问题。”也就是《侬全兴族谱》说的:“自从五虎,班师回旗。鼓吹仁宗,四出圣旨。图害吾族,根苗铲除。昏庸桀纣,听其主使。凡系依族,严密侦缉。不拘贤愚,获者凌迟。众言所归,不寒而栗。势如蹈火,冤黑天弥。事出无奈,难以维持。逢掖虽多,无法可施。不已合族,联络商议。为今之计,必系南徙。改名换姓,全族乡离。去人为农,以避祸计。协同妥议,定走三处。滇越与西,不许别之三支之人,分避三区。各人避难,俱属边域。家业星散,一族受屈。男女分散,若无天日。狠毒已甚,毫无阴隙。呜呼惨状,言难尽述。不念畴昔,功盖环字。”这就是说,依智高三兄弟是分别逃难在云南、越南及其西部。并没有说是选往大理。

原籍于大理的南宁市甘村坡农启光说“祖传依智高是逃向西部去了”,也没有说是逃到大理去。自来供祭侬智高为祖宗的富宁县冒塘村农富田说:祖传侬智高有三兄弟,一个在广西,一个在云南,一个到篷佬爪去,就是侬智高,后来还带领妻子回来两次,第二次还有一个跟随他回去,过后就失传了。“篷佬爪”在今老挝,当时也不包括大理地方。当时,依氏所去大理的,仅是依智高之子依兴球。《依智科族谱):“其子侬兴球镇守大理,不幸又上敌当,死于非命。依兴球死中得活,潜至大理偏僻山区,改为赵姓,化为乞丐,假装痴人,其后代子孙,亦是众多。”这里的“死中得活”,可能被打昏去了,后来又复活。如果《宋史·萧注传》和《续通鉴)误以依兴球为依智高在大理被杀,也不会有侬兴球的首级送京。如果当时确有首级送京了,也是乱杀一民取其首级去骗取朝廷领赏而已。

事实上,依智高并没有死,过了十多年还来特磨(今广南、富宁地区)。《宋会要辑稿》就说:“宋英宗治平四年(1069)八月初六知桂州张田报告……;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二月,广南西路经略安抚司又报告说,访闻侬智高,见在特磨道,已经邕州陶弻密切探侯,暗作提防。”按照《靖西县侬智高洞碑记》于1015年出生计算,这时侬智高得54,他的子女侬继明等也到了20岁欲婚阶段,依智高实是为子女的喜事才夫妻同来;其次是来看形势能否可以回乡。《辑稿》的这一记载,更证实了侬智高并没有死于大理,而是到其他地方生活着。

二、群众对侬智高归终的传说

年初以来,我在富宁和那坡两县调查了侬智高的终世问题,获得了三条线索:一是那坡县岜领村农积宝说“依智高是被官兵追到靖西大龙潭杀害的”;二是那坡县伏仗村农文远说“天等县杨茂彬对我说,依智高是死在富宁县剥隘一带的洞旬地方”;三是富宁县龙暖村农仕和说“那坡县那桑村的农氏老人对我说,依智高是死在富宁县归朝地区的侬康山”。经过调查,群众对侬康山的传说很多,有的已带有神话,遗址亦存。现将有关传说分列于下。龙跃村汉族谢庆文说:“老人相传说,依康山,是以古代有个依康王居住得名。康王很有势力,旧沙关、木腊关、天井关都是他设置和分兵防守的。归朝沈官是跟狄青来守地方的,怕康王发展势力,就想办法谋害他。康王有个小姑娘,经常骑马来往于归朝,后来连人连马都死在归朝过来的龙头井地方,也可能是沈官害死的。”登冒村壮族蒙跃廷说:“老人常谈,侬康王是从东京来的,他不

吃牛肉,文武超群,很有势力。美貌风生,归朝沈官之妻都想害夫而嫁他,结果反被沈官先害死他,但他也给沈官随后七天就死了。侬康王可能改姓岑,称岑三大老爷,我们村里每次开坛念经都请他来供祭。又听老人说,侬姓原来被杀将绝了,幸好皇帝的妻子蒙氏把最小的那个男孩躲在裙子下面才幸免,后来才重新发展依氏族人。所以,在古代依氏和蒙氏的关系很密切,亲如一家人。毛者村壮族陶建魁说:“侬康王是从广南下来的。因为他在广南晚上看见我们这边有三个龙上天,以为吉地,就认向而来,白天走路,晚上看龙。来到侬康山果然见三条龙晚上上天,一个在者鹞山(归朝平坤村右侧),一个在毛龙都(归朝立地村后山),一个在侬康山(归朝登冒村西南侧)。侬康王有三兄弟,就给老大在者鹞山,

老二在毛龙都,老三在侬康山。老三在依康山最有势力。镇守归朝的沈官是狄青的先锋官,都怕侬康王,才假意与之和好而后害。但沈官之妻又想害沈而嫁康王,因为沈官不会生育。一次,康王在沈家就餐,沈妻来打酒,酒瓶有两嘴,内分毒酒和好酒,把好酒倒给康王,毒酒倒给沈官,沈官知是毒酒,就与康王交杯敬酒。康王知中毒了就赶快回家对家人说:我在沈家喝酒中毒了,我死后你们不忙鸣炮报丧,等沈官死了放炮,你们才一起放炮。我死后就抬去放那边山路上,坐在椅子上看书,后面要两女支伞,两边要两女煽扇,晚上抬回家。沈官不见康王鸣炮报丧,就派人侦探,回报说康王不死,还坐在椅子上看书。到了第七天,沈官疑毒酒无效,就拌饭喂狗吃,狗也死了,为什么康王不死?就自尝一口看看,结果沈官也死了,鸣炮报丧了,康王家才一起鸣炮报丧。故民间编一句顺口溜为‘死在罐两边,死在瓶两嘴’。康王可能改用岑姓,故念经称为岑三大老爷。康王有一个小男孩也很利害,群众称为小皇帝,也被沈家派人杀死在登冒坡里路上了。”

平坤村壮族吴有锋说:“者鹞山官有三兄弟,从侬洞上来,老大在者鹞山,老二在毛龙都,老三在侬康山,后到广南去。老大在者鹞山上堆积很多石头,用滚石和弓弩战胜了官军的进攻。后来,听到老三在广南已失败了,老大才穿起战袍,背起大剑,骑马跳岩自尽了。”

那长村壮族黄胜龄说:“者鹞山官是姓侬,原在侬洞地方,后来交趾兵打他落难了才逃上来。出来时,他的母亲煮粽粑给他做伙食,将金子含在粽粑里给他使用。先是来住谷拉乡龙邦山洞,后来住百油,再去者鹞山”。

木卓村彝族王高华说:“我们原驻广南董那孟,和壮族是两兄弟。后来侬高王(依高天子)反皇失败了,官兵来剿杀,我们才和壮族分别逃跑,才到这里来居住至今。”

三、侬智高在过侬康山的探讨

根据传说的线索,依智高在反宋时期和从篷佬爪回来以后都在过依康山。从遗址来看,不是他的家庭住址,而是一种临时的活动据点。下面分为八个问题来探讨。

第一,蒙跃廷说,侬康王从东京上来,正是依智高反叛交趾后北上安德、侬康之迹象。“东京”,据说是交趾河内,相传古有一位地理先生相地说过“头在东京,身在保乐,脚踏镇安,尾在归朝”,说明“东京”在交趾国内。由于邕州朝廷丧权辱国,把广源州和侬智高推给交趾,庆历五年(1045),侬智高重新反叛交趾王,北上安德州建立南天国。此后,交趾不断进犯南天国,为了寻找新的据点,侬智高必须继续北上二百里的特磨境内建立据点,就是者鹳山、毛龙都和侬康山。故说侬康王从东京上来,也就是侬智高从交趾反叛上来的。

蒙跃廷说侬康王不吃牛肉,也符合依智高及其侬族的风俗,因侬智高的家世自来尊重儒学,历代都不吃牛肉和狗肉。昔时依族都如此。  

蒙跃廷说侬康王文武超群,也符合依智高的特长。《广西通志》卷17就说“溪峒地区读书应举者,史载仅侬智高一人而已”;《依智科族谱》又说“我祖智高,兵雄将勇,士气莫敌”;富宁剥隘街王金才也说“古代的侬智高是打仗最狠的一个将军”。可知,从东京上来而文武超群的依康王就是侬智高。

第二,传说中的侬康王,是壮族汉族的泛称;彝族又泛称侬智高为依高王或侬高天子,其中的“康”与“高”近音,侬康山又在三个彝族村的附近,因为传说久了就会出现差异,这里疑是侬高王演称为依康王而已。侬智高建立南天国时称仁惠皇帝,但民间容易失传,就以他的名字称王。

第三,吴有锋和黄胜龄说,者鹞山侬氏三兄弟从侬洞上来,也符合依智高三兄弟的右江之行。《梦溪笔谈》说:“庆历八年,智高自领广源州,渐吞灭右江田州一路蛮洞。”是指庆历八年,侬智高收复了被交趾强占的广源州以后上来右江。其实,在庆历五年建立南天国后,侬智高三兄弟就从依洞上来右江了,也不是侬智高以武力吞灭右江田州,而是侬智高之母阿依在右江文村建立后方根据地的发展。者鹞山、毛龙都和依康山与文村相距仅100,也是这个时期建立的据点。庆历八年以后,是依智高常驻文村、田州和依康山的时期。

第四,吴有锋和谢庆文说依康王设置的三山与三关守,实际上是侬智高抗交反宋的战略布置。者鹞山、毛龙都和依康山的据点都分布在“屏风翠岭”岩溶区的周围,三山之间具有广阔的石山迁回之地。旧沙关、天井关和木腊关则排列在面向送州的岩溶区南麓,显然是防御宋军从邕州来攻的防线。由于三山与三关的地形隐避,道路险僻,皇祐五年(1053),宋军进攻特磨时,只打了者鹞山(不克),没有打到毛龙都、侬康山和三关之地。也许宋军都没有发现这些据点,才复为侬智高从篷佬爪回来以后的栖身之区。

第五,陶建魁说侬康王是从广南望着三只龙上天而下来的这与蒙跃廷说从东京上来相反,说明了侬智高又从篷佬爪回来特磨(广南)了。所谓“三龙”的意思是三山与三关未被宋军破坏,锁守三山的三兄弟也还健在,侬智高才复回侬康山活动,这里又是云南到广西的中间地带,也是他的子女和族亲方便联系的中心区域。这时,控制广西西部的势力是岑姓,侬康山又接近广西,依智高可能借其势力改为岑姓,以避官吏与众目。

第六,陶建魁说镇守富州的那个沈官是狄青的先锋官,他毒死了依康王岑姓以后,他死了也没有后代。这个沈官就是富州《沈氏族谱》说的:“始祖沈达,原籍浙江省绍兴府山阴县人氏,乃狄武襄部将,钦命镇守富州。”沈达,可能就是狄青部队中的沈勇。《涑水纪闻):“青昔在酈延,居臣麾下,沈勇有智略,若专以智高之事委之。”可知,狄青平南时抓不到侬智高,就留下有智略的沈勇在依智高活动的特磨富州专治后事,如侦探侬智高的去向及其家人的下落;清查侬智高的亲信及其家属;屠杀侬姓和起义军家属等特务活动。

侬康王是岑姓,与侬智高无关,为什么被沈官毒死?想必是侬智高改为岑姓后仍被沈官识破,才设法谋害。但又不敢公开诛杀,其原因是事过二、三十年了,侬智高又有依智会、依宗旦、侬日新、侬夏卿、侬平、侬亮、依兴流、侬兴畴等族亲被朝廷招安了,怕其族亲报复,才假与智高和好,以骗众目,然后以毒酒害之,时年六十多岁(元丰年间);智高之小子、小女也被沈官害死了。说明侬康王不是岑姓,而是侬智高,才被沈官谋害。这就证明了农氏老人说侬智高死在侬康山是有根据的。当时,智高的许多族亲是知道的,但在政治上仍处于被压制地位,也就不能为之报仇了。

沈官毒害了侬智高以后,为了蒙蔽人民和报功领赏,肯定作些谣言,说侬智高死于某地,函首送京了等等。《滇史和《广南府志才会写出“智高刁身投蛮,至和泥,蛮人疑人,且虞其险诈,鸩而杀之,大理遂函首以归于宋”。其实,侬智高死在侬康山,按照传说不但没有首级送京,反而把尸体坐在椅子上看书,以骗沈官。如果当时确有首级送京,只有乱杀一民谎报而已。

陶建魁又说沈官死了也没有后代。似是如实。沈达死后就没有任何记载了。直至一百八十多年后的南宋后期,才出现一个沈仪伦出生沈郎先为元初的富州土官。归朝一带的群众也泛传沈官原来故绝了,后来为了替袭其位,才要一个农姓改为沈姓袭职。农焕章又说过去沈氏土官死了都要农姓去守灵戴孝。看来这事是真实的。因为当时富州隶属特磨道,特磨道政权又是依氏控制,既然沈氏故绝,就由特磨道决定弃取,当然就要他的族亲侬氏或农氏来替袭。这也是沈家从来不与原籍浙江来往的缘故。

第七,蒙跃廷和陶建魁说,登冒村每次开坛念经都请侬康山岑三大老爷供祭。这与冒塘村农氏每次念经都请赵大元帅来供祭样,实际上是供祭曾经改为赵姓、岑姓的侬智高。本来,侬氏自来重学儒业,信奉道教。但是,侬智高逃去篷佬爪和傣族同居以后,那里没有道教,只有跟着傣族信奉佛教。为此,冒塘村的农氏既有道坛又设佛坛,用以缅怀祖宗侬智高。登冒村也有道坛和佛坛,而佛坛必请岑三大老爷,显然也是为了供祭曾经信奉佛教的侬智高。

第八,陶建魁和吴有锋说依氏三兄弟,老大在者鹞山;老二在毛龙都;老三在依康山,后去广南。和依智高的排行相反,依智高有智聪、智高、智光、智会、智科五兄弟,后来智聪被交趾杀害,智光被朝廷杀害,就剩下智高为大、智会为二,智科为三三兄弟。又说老三去广南,实际是老大侬智高去广南。这种倒序的原因也许是民间误传,也许是依智高三兄弟为了转移目标而有意倒序。才成为老三在依康山和岑三大老爷。

本文仅是初步探讨,线索虽多,仍感史证不足,未能肯定侬智高就终世于依康山。希望各地多加探索,以实据充分者为是。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